Wubba Lubba Dub Dub

我是一个死掉的巫师啊。

小时候我有一个对自己止笑的咒语。
小时候我很爱笑,和表妹一起睡觉前两个人嘀嘀咕咕说悄悄话,一旦笑起来就停不了,然后就会被家长呵斥,要求闭嘴睡觉。那时候只要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句“xx,不许笑!”我就真的立刻笑不出来了。
这句咒语一直很管用,任何不该笑但我又忍不住笑的场合,只要在心里用严厉陌生却又很熟悉的语气对自己说这么一句,就立刻绷起了脸。
咒语什么时候失效的我也没注意,大概是在我越来越少能放声大笑,连让自己心情好一点都很难的成年以后吧。
现在我又掌握了一条新的咒语。
每次心里积压的情绪多到终于要溢出来,终于忍不住眼泪的时候,痛哭几秒后脑子里就会钻出“哭什么哭,这一切不过是现世报罢了,活该你以前做了那么多蠢事,现在你过的不开心爱而不得,都是报应。”哪怕我真的很想痛痛快快放声大哭十分钟,都做不到,一旦想到如今的一切都是现世报,眼泪就会戛然而止,心底的委屈痛苦好似被一只巨掌硬生生地压了回去。“现世报”这个词对我来说就像“张辽止啼”一样,有时候也会想,我以前做过的那些蠢事还没有报应完吗,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呢?

以前看星星看月亮看天空,阴天也会兴致勃勃盯着连绵的积雨云看出飞龙巨鸟的形状。
真羡慕以前的自己啊。
记不清自己在厨房拿着刀对手腕比划过多少次了,要是刀刃再锋利一点,我大概都要爱上皮肤被割开血液慢慢涌出来的感觉了。
小时候睡觉前的脑内小剧场在放映巫师豆豆大战伏地魔迎娶哈利波特的故事,中学时候剧场男主角从哈利波特换成了暗恋的男生,大学毕业以后故事从少女漫变成了豆傲天彩票中特奖笑傲人生的起点爽文风格。
而现在我一遍又一遍的想象着对自己的太阳穴扣动扳机吞下安眠药割开动脉推开窗户跳下六楼的样子。
即使现在黄花花呼噜呼噜地睡在我面前鼻头抵着我的脚面呼出热烘烘的鼻息都不能让我打消这般念头。

世界啊你既然让我出生,为何又让我痛苦逼我死去。

评论

© 豆挨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