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bba Lubba Dub Dub

和秦川小奶狗的一些截图2333

最后1P做手机锁屏刚刚好

拼了拼前段时间的截图,杂七杂八的攒了好多23333

过年前某个周末的半夜,在天刀挂机好生无聊,跑去江湖还是世界问了一句“我要不要买燕尔啊”。没曾想真的有同样无聊的人,悄悄话跟我说买啊,挺好看的呀,现在不买以后就涨价了。
然后就认识了还在念书的秦川小奶狗。
其实自那次有的没的东拉西扯深夜扯犊子以后,加过好友就再没什么联系,买了燕尔稀罕几天后我又忽上忽下的a了一段日子,偶尔他给我发在天刀助手的截图点个赞,此后就没有交集了。
后来忘记是什么开端,我在东越恶蛟岛截图,他跑来找我玩,我前前后后看了他半天,说你这脸怎么捏的这么沧桑,他就索性把账号密码丢给我,让我帮他重捏脸。我说我捏好把数据传给你就好,他说太麻烦了叫我直接上号帮他捏。我逗他你不怕我盗号啊,他说不怕...

很多事情都是只有一,没有再二再三的。
就是突然想起以前一些幼稚又蠢萌的举动,如今却不会再去对别人做了。
虽然我已唾弃自己的初恋,但不可否认那时的我虽然蠢,但的确少女心啊。
像是在对方睡觉的时候依然喋喋不休,明明看不见摸不着还要说着什么亲亲眼皮摸摸头发之类的话。
打出前一句话最后十几个字的时候感到一阵肉麻恶寒,但还是觉得,那种我身上已经荡然无存的少女感真是天真可爱。
蛮可惜的。为那时日不多已经死去的少女惋惜。

春天的中午特别暖,这两天一不小心就睡过头。
因为牵挂着经常发情跑出去再带着满身伤回来的猫主子,其他两脚兽都挤不进我的梦里来了。
这样很好。

从一个坑里爬出来又立马掉进另一个坑的我终于也体会到了给我留言催更的小可爱们的感受……千言万语一句话,太太求更新求填坑啊(;´༎ຶД༎ຶ`)
今天也在嗑rf,rf真好嗑,就算是坑也无敌好嗑(;´༎ຶД༎ຶ`)

爬墙去POI嗑rf嗑的不亦乐乎,但感觉这圈子比楚路还冷是怎么肥四,关注了好些太太文笔超级棒,但是热度并不算高……随缘居又收不到验证邮件注册不上(;´༎ຶД༎ຶ`)rf不够嗑我要死了(;´༎ຶД༎ຶ`)

1 / 37

© 豆挨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