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bba Lubba Dub Dub

I feel bad.

突然有一种我阔别人间已久的感觉。

真想二十倍速过完这一生啊。五十倍速也可以的。求你了让我突然暴毙吧。让我横死路边吧。让我下一刻就脑梗心梗随便什么梗死掉吧。我不想挺下去了。不想坚持了。以后的人生里还有多少不开心的痛苦的事情逼着我咬牙挺过去只能在半夜不出声地哭啊。别人的人生有像我这样总是难过的吗?没有吧。所以为什么是我啊。为什么我要出生在这里啊。为什么啊。

突然想到黄花花和旦爷都是我生命里短暂又美好的存在。后来都因为自己能力不足而失去了。
刚才睹物思猫痛哭了一场。我好想念我乖巧可爱聪明强壮的猫咪。

旦爷生日快乐🎂
去年蹲整点跟你说的。
今年的话,因为前一晚我在游戏江湖频道说暴露作死,结果没暴露,所以就决定不去打扰你了。
困得要命也不知道为什么还强撑着在天刀一趟一趟的押镖,直到师傅回来在歪歪说话才回过神来,发现已经过了零点十多分钟。
我在加了你好友又把你放在不常用联系人分组的QQ的空间发了一个小小的蛋糕图标。在你看不到的微信朋友圈发了一句“EG生日快乐🎂”,eg这个称呼还是几年前还和你天天聊天打本时候想写和你的故事,给你取的代号。
就这样呗。
我终于明白不去打扰才是最正确的做法。
我选择乖乖待在你的回忆里啦。
祝旦爷新的一岁平安健康。
生日快乐啦。

以前喜欢一个人尚且有一往无前的勇气。
现在只剩下得过且过的辣鸡心态了。
现在的我如果站在几年前的我面前,大概会惊恐我怎么变了这么多吧……从泥沼里爬起来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一味地否定抹杀过去的自己,以至于现在几乎记不起曾经的我身上或许还有一些闪亮的可爱的宝贵的性格。
我的棱角被磨去了,连同上天赐予我的天赋。
我要作为一个普通的再不能普通的人,庸庸碌碌地死去了吗?

1 / 38

© 豆挨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