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bba Lubba Dub Dub

我以为我放下了。
直到昨天心里有很多话到嘴边却只剩下几句客气的祝福说给你,你却像三年前一样温柔的对我说努力工作啦,还发了张你正在做的表格截图。
我才明白所谓的放下不过是自欺欺人。
要保重身体啊,我记得以前你胃不好饭局还很多不得不喝很多酒,以后喝酒之前吃点东西垫一垫会好一点。还有三餐要按时吃,尽量别吃辛辣生冷的食物……我有很多诸如这般唠叨的碎碎念想与你说,但绝对不会也不能说出口。
我想给你寄一些好吃的蛋糕曲奇,但是设想了好几种询问的方式,到你生日都过去了,也没敢开口问你要快递地址。
咎由自取是我,自作自受是我,死缠烂打大概算不上……阴魂不散还是我。而你一直都在很温柔的对待我。无论是曾经带着喜爱的有点笨拙的温柔,还是最初和现在礼貌克制的温柔。
三年多过去了,经过了颠簸离散,好像又回到了原点。但再往后的发展,却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像以前一样了。
昨天和你聊天,几次在我这里都觉得尴尬的没办法再继续下去,到最后仓皇结束对话率先逃走的也是我。
我想过数次,如果换作是我面对这般又怂又烦的自己,大概早就没有耐心了。

这几天毫无意外的做梦内容混乱但必定会梦到你。也只有在梦里才能毫无顾忌的和你把酒言欢。每次睡醒都觉得十分恍惚疲惫,心里更是觉得萧索苍凉。

昨夜黄粱梦,醒来叹浮生。
这一梦怕不是好多年都不得醒了。

评论

© 豆挨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