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bba Lubba Dub Dub

小可爱真是个可爱又体贴的人。
虽然经常口是心非把我气的哼哼唧唧想打他。
寄给我好多花花绿绿的巧克力吃。
想方设法的让我开心陪着我。
在很细微的地方都会注意我的感受。
我本身是个没什么耐性的人,稍有不耐烦就会急吼吼的发牢骚。他就总是顾及着我不让我去做麻烦的事。
好像活了这么大都没谁这么无微不至地在意过我的感受。
昨晚做梦,梦到高中同学,说我性格变了很多,梦里跟同学促膝长谈,好像把这好几年的心里话都说了个遍。睡醒觉的心里好像轻松了不少,又觉得嗨呀口干舌燥。
这么一想,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心里话这种概念了。小时候藏着掖着不肯轻易告人的秘密,一般只对最好的朋友说。后来发现拿自己的秘密当做区分一般朋友和亲密好友的界线实在是愚蠢,又何况遇上了将你的秘密统统抖落出来还大加指责嘲讽的贱人。慢慢的学会了用自嘲的方式讲述自己伤心或是伤神的过往,在别人的哈哈哈和自己的表情包中试图放下点不肯松手的过去。结果如何,结果该放下的还是放不下啊。
今天看了一个北美吐槽的投稿,最后有句话看着看着眼泪就在眼眶里打转。
“他是我这辈子再也不可求的梦了。”
我也有这样的梦。不过还好梦里的人还好好的活着,还有无数属于他的幸福等着他。就很好了。
我也有属于我的幸福,也很好了。
要幸福啊。

评论

© 豆挨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