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bba Lubba Dub Dub

大半夜扼杀了一段没能说出口的表白,啊,师弟,对不住了。
如果问我有没有犹豫过,我不能违心地说没有,毕竟作为一个越来越现实的丑恶成年人,现实条件摆在面前肯定还是更倾向于更好的选择……但果然我还是做不出脚踩两条船这种拷问灵魂的举动(¬_¬)其实我有想过如果哪天dy杀个回马枪冲回来了,我到底要怎么做。内心选择有损我光辉的(并没有)形象,还是不说了。反正也是比中一个亿还不可能的事情,啊说起来前两天又有梦到dy,有次还梦到他结婚了……难过的浑身僵硬直到睡醒都好半天没缓过来。有些事情只有在梦里才会明白自己的真实想法和感受啊……不知道以后会不会有得知dy婚讯的一天,如果知晓他真的要结婚了,大概我的表现不会比梦里更难过更手足无措了……吧?
直到现在还是会因为自己的一些举动而回想起曾经接受到的来自dy无声的爱意。在我懵懂无知的年岁里能遇到这样温柔的人,不得不感谢命运对我的如此恩赐。所以即使之后的人生道路坎坷且浸透了眼泪,我也只能在深夜咬着被角痛哭的时候,告诉自己这一切不过是曾经愚蠢犯错的报应。就不会埋怨命运或是苍天为何要苛责我了。
不过是现世报啦,蠢货。
所以现在只能尽量不做昧良心的事,盼着哪天能还清报应,以后的每天过的开心一些。
承蒙错爱,很抱歉啦。

评论
热度(1)

© 豆挨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