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bba Lubba Dub Dub

今年冬天真冷啊。
今天是黄花花离家出走的第三天。
三天前的这个时候我正因为喝大了头痛的翻来覆去,趴在办公桌上偷偷哭,眼泪鼻涕淌了一脸。
喝多了真的不好受2333。会面红耳赤心跳加快呼吸不匀,然后慢慢缓过来,就会觉得冷,从身体里面开始冷下来,好像有热气呼啦呼啦的挣脱身体逃逸开来,连带着心脏都觉得,好冷啊。
不知道黄花花还会不会回来。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有个人在三天前彻底离开我的世界了。其实早就离开了,不过是我扯了一片自己回忆里的云,捏成自己一厢情愿脑补的那人的样子,徒劳的把他带在每日的记忆里。
啊。说不定周一跟他说的那几句话,就是这辈子最后一次跟他对话呢。那可真是仓皇逃窜狼狈不堪。
其实哪有撒酒疯,不过是借着喝了酒的由头说点压在心里的话。想咽下去或者是换个更体面的方式说出来都是做得到的,只是手滑开了个装作喝多发错消息的头,又接到个意料之中却又最不愿意面对的后续,就头痛心痛又仓皇的逃跑了。

黄花花快回来吧。求你快回来吧。

评论(2)

© 豆挨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