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bba Lubba Dub Dub

还是会梦到啊。这么几年来我大概有上百次在梦里想要挽回,睡醒后的心情从茫然失措到抑郁痛苦,再到现在笑一下自己“怎么又梦到了”,好久过去了。梦里我搭讪找话题的方式有许多种,你则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很久以前我说我想做个温柔的人,经历过色厉内荏愚蠢不自知的好些年纪,磕磕绊绊摔了好多跤,现在有人开始说我是个温柔有耐心的人了。
现在常常在想,倘若我早几年成熟懂事起来该有多好,就不会辜负你对我的诸多温柔体贴。追悔莫及啊。

评论

© 豆挨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