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bba Lubba Dub Dub

宛如豆蔻枝头温柔的旧梦

昨晚头一回梦到和旦爷说话了,梦到他骑着马带我走过有花有草有湖有树的森林,说了什么不记得了,只记得声音还是和三年前一样好听。
睡醒感觉自己真是赚到了23333
说实话旦爷的声音我已经有点记不清了。但是每次想到他叫我“豆爷”,跟我说“不要紧”“晚安”,就还是会清晰的想起来那个独一无二的温柔嗓音。
表妹说我可能是真的很喜欢他,这种已经频繁到隔三差五就会梦到他的频率,她从来没有过,于我而言,除了旦爷,对别人也从来没有过。表妹劝我去跟他聊一聊问一问,为心底这份沉重又巨大的感情再去争取一下。但我很明白,除非有生之年遇到世界末日或者是飞来横祸,在临死之前大概才会带着那些不曾袒露在阳光下的感情再去打扰他一回。
牵绊太多,背负太多,顾虑太多,愧疚太多。所以我只能继续深深地埋起来,藏起来。我的心里有一轮白白的月亮,白白的月光照着一座小小的孤坟,祭奠着一段漫长而无果的感情。
我以前一直认为自己活得够坦荡够无情,拘束我的我所厌恶的都会被我挣脱撕碎。现如今一回头,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被套上了如古树盘根错节的树根一般的无穷牵绊与烦扰,很多事很多话都做不出来说不出口了。
所以每次看到单纯因为喜欢就可以在一起的恋情故事,都羡慕又向往的不得了。
要幸福啊。

评论

© 豆挨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