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bba Lubba Dub Dub



这天阿几一路扫荡地图每日任务做到了北方雪原。

结果站在药草工总舵的公告牌前才发现一天份的40个每日任务已经被她零零碎碎地做完了。

药草工总舵总有很多人来来去去。

阿几站在人群里听着四周嘈杂的人声,才想起今天是元宵节。

挤在她身边的几个人离开了,北方雪原终年不休的雪花才得空飘飘洒洒地落在阿几的脸上,带来几点凉丝丝的感觉。

“元宵...节啊...”



阿几问仓库管理员要了几页信纸,又软磨硬泡借来一支笔。

“喂小矮子,信纸你都不给我钱了,那笔可是我记账用的,按分钟收租金听到没有啊!”

阿几抓着信纸和笔头也不回地朝着公告牌旁边的屋子走去,嘴里还大声回应着“死奸商,我拍卖行卖掉的东西你收多少税了借支笔写几个字你还要收钱吗!”

然后她“砰”一声关上了大敞着的房门把风雪隔绝在门外,拢了拢尾巴盘腿坐在了火堆旁边的椅子上。

于是屋子里就剩下火焰炙烤着木柴发出“哔哔剥剥”的轻微响声和从门缝里偶尔漏进来几缕寒风的呜咽。而前一刻还嚷着“死奸商”看起来生机勃勃甚至有点凶巴巴像只小野兽的灵族少女,此刻的表情却在火光的衬托下迅速地柔软下来。

她叹了口气又拖过来一张椅子摆在自己面前,把三四张信纸理了理以后平铺在了面前的椅子上。阿几握着笔低着头在信纸开头第一行写下了“EG:”旋即咬着笔杆的末端微微皱起了眉头。

“嘿EG,最近过的还好吗。”阿几脑海里这般刚想出第一句话,就不知道该如何接下去了。她用左手食指挑起一绺鬓角处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算短的头发反反复复地在指头上绕来绕去,思考了好一阵子才犹犹豫豫地接出来第二句话。

“恩如你所见我还在洪门大道上挣扎着...有新的伙伴出现在我身边,大家对我很照顾,我也大概可能算得上是半个假冒伪劣的大腿了吧啊哈哈...”

阿几咧嘴扯出一个干巴巴的微笑,直起身子注视着地上跳跃着的火焰。

“你那时候说过我们还可以做朋友的啊...结果最后你还是那么决断地离开了啊。我真的以为我们还可以是朋友,至少逢年过节的时候,我还想跟你说一句节日快乐的...不过也不能怪你啦毕竟如今的一切都是我当初一手造成的。”

她抬手碰了碰身后背着的武器,舔了舔有些干裂的嘴唇。

“他...对我很好。其实当初...我真的决定了要退出你们两个的世界,直到你们彻底忘记我的。只是事情的发展好像不能单靠我一个人来控制,就...那样失控了。他回来找我,气势汹汹的hhh,于是有些顺理成章地,我和他又在一起了。我猜,可能是因为我的出尔反尔,EG才会彻底离开我吧。很抱歉啊。我对EG一直觉得很愧疚很愧疚。我和他在一起很好...但是想到EG依然会觉得很愧疚。真的真的很抱歉。但是即使你那么决绝地离开了,我依然把你当做我的朋友。所以我来履行我的根本算不上诺言的诺言,逢年过节,我都来跟你说节日快乐了。今天是元宵节,祝EG元宵节快乐啊。”

阿几出身地盯着火堆久久没有动弹,直到呼啸的寒风吹开了本就关不严实的大门,把椅子上的信纸吹得满屋子乱飞,阿几才受惊一般地蹦起来赶在信纸被火苗舔舐成黑色蝴蝶之前抓住了其中的一张。

而其余几张信纸连带她先前落笔过的那张都已经纷纷葬身火海了。



关好门重新坐回座位以后阿几微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眼看着天色渐晚,阿几犹豫许久,终于重新提笔开始写信。

“EG:

元宵节快乐:)”

她握着笔很用力地画了一个很客套又很工整的微笑的表情在信的末尾。那一瞬间她又想起以前她们一起聊天侃大山的时候,她夹杂在聊天内容里的各种一惊一乍生动丰富的表情了。

然后她小心翼翼地把信纸折了三折,走出屋子连带着那支笔一起交给了仓库管理员。

“租金82Y谢谢惠顾。”管理员摊一只手在阿几面前,本以为又会看到那只毛茸茸的小动物龇牙咧嘴暴走的样子,不料手心里一溜金属碰撞的清脆响声,“不用找了”,他低头还没数清楚有多少钱,那个白色毛茸茸大尾巴已经渐渐走远了。



药草工总舵总是人来人往忙忙碌碌很热闹的样子,那些在江湖上驰骋的侠士总是乘着轻功极快速地前来又离去。

谁也没注意到元宵节快结束的那天,有个小个子的灵女低着头一步一步地走在洋洋洒洒的大雪里,走着走着就渐渐没了踪影。



————————碎碎念一下————————

翻了翻草稿箱,是2015年写的一个小故事了。
当时因为ex关注着这个博客,一直没有发出来,现在能重见天日了。
这么久过去,剑灵a了,故事里那个对阿几很好的人后来变了,于是他们分开了,那段感情甚至成了阿几人生里最后悔的选择。
可是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评论

© 豆挨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