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bba Lubba Dub Dub

我年华虚度,空有一身疲倦。

今早又不到八点就醒了,然后眯了个回笼觉。
又梦到旦爷了。
梦到旦爷说他要离开了,给我发了一大堆疑似豆瓣鸡汤的长篇大论,大概是什么如何拥有一段精彩的人生啊女孩子如何活得充实精彩之类的hhhh 梦里我忍了眼泪憋下去挽留的话和告白,一开口还是对不起,对不起缠着你这么久,谢谢你陪我玩了这么久过家家一样的游戏。当时在梦里“不要走”和“麟”这几个字在嘴边绕了一圈又一圈,最后还是咬牙咽下去没说出来。
醒着的时候我总是在装糊涂,得过且过,他在一日就有一日的安稳。结果梦里却清醒的很啊。就连现下像是过家家一样的现状也能在梦里意识到。
我一直在刻意地逃避一个可能,就连梦里臆想的旦爷离开的理由,也是要去陪两个姐姐,而不是伴侣和自己的家庭。甚至在梦里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心底还有点窃喜。
真是卑劣又自私啊我。

以前的我过的任性又没心没肺,尽管走过一些不痛不痒的弯路,但走一步有一步的所得,便从来没有后悔过。
于是这几年尝遍了迟来的人间百味,辛酸苦辣,还有小时候看脑筋急转弯时总也想不通的世人对后悔药的渴求。如果有后悔药多好,时光机也好啊……可是事实上连“如果”都没有啊。
于是我懂了后悔,懂了白玫瑰,想着大千世界其实还有无数人有着无数的悔不当初,却依然无法宽慰自己。
最近在看日版的深夜食堂,第二季第一集又在讲黑帮老大的章鱼香肠。在看到病床上的女人强颜欢笑说着如果当初没有和龙酱约会就好了的时候,突然体会到原来别人也会有这种缠绕自己多年的依然无法释怀的懊悔啊。

我是个理性全无,全靠感性过活的蠢货。
所以做了这么多无法挽回的蠢事,然后还执迷不悟装疯卖傻,扯着别人不愿放手。
所以这回是不是该醒醒了。


刚才在空间看到玩剑灵认识的黑黑转发了一条说说,如果让你给三年前的自己发一条短信,你会说什么。

三年前的现在啊。

你喜欢的人很好,他很好,对你也很好,所以千万别被各种莫名其妙的浑小子骗跑了。

要是能发出去就好了hhh


祝那么好的你有一个特别好的未来。

评论

© 豆挨斯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