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ubba Lubba Dub Dub

做了一晚上梦。
有梦到给黄花花从鱼刺里捡碎鱼肉吃,还梦到跟高中同学荡秋千(???),最后梦到忘记因为什么原因要去地下(地狱?)三层救人,入口在一个之前好像梦到过的充满机关的大衣柜里,梦里上蹿下跳好不容易在日出的时候找到了入口开关,拿了手机和手术剪就要进去,无意间瞟了一眼忙于解密半天没看的手机,发现有几条未读消息。
“来接我”,再往上是一张SH到省城的车票,发消息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多一点。
梦到那个嚼键盘的兔子对我说“来接我”的时候,我一下就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看了眼手机时间又咣当躺回去了……大概是醒的突然又短暂,一闭眼梦又接上了,梦里我套了外套就跑出去了,路上还哆哆嗦嗦的给还等在车站的人打电话,那人的声音还是像以前一样好听。结果没说两句话闹钟响了hhhh

(._.)贪嗔痴看不透啊,全梦里梦见了。
不过这么一想,要是看得透我估计就不是在办公室昏昏欲睡的碎碎念了,大概正跪在某座山寺里敲木鱼吧……


哇中午睡觉又梦到跟旦爷说话,睡觉的时候都感觉眼睛笑弯了(¬_¬)  我怕不是魔怔了吧


评论

© 豆挨斯 | Powered by LOFTER